推广 热搜: 不锈钢钣金加工  防卡膏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  脱漆剂  网带流水线  电器绝缘硅脂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  科格思除尘器滤袋  设备钣金加工  /不锈钢制品 

朕的女儿果然不一样,很有女子风范

   日期:2020-10-29     浏览:5    评论:0    
核心提示:南宫傲雪低着头,摆出一副小女孩害怕的样子,傲雪让母皇和父亲担心了,对不起这不是你的错,皇贵君显然是很袒护自己的女儿,本
  南宫傲雪低着头,摆出一副小女孩害怕的样子,“傲雪让母皇和父亲担心了,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皇贵君显然是很袒护自己的女儿,“本宫早就跟你说了,这个叶枯不合适,你就是要把他收为侍郎,你看,受伤了吧?”

    女皇站在一边,低头擦擦鼻尖,“傲雪,你放心吧,母皇已经将叶枯打入大牢了,明天就处死他,母皇不会让你白受伤的。”说着看看身边的皇贵君,那眼神似有一点顾忌。

    南宫傲雪看着这两个人,他们之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仿佛不只是夫妻这么简单。

    南宫傲雪想了想,抬起头,“母皇,儿臣能不能有一个请求?”

    “说,只要是朕能做到,朕一定满足你!”

    “谢母皇,儿臣希望母皇能把叶枯交还给儿臣。”她是很想看看,这个侍郎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敢打当朝的九公主,自己的妻主。

    “不行,傲雪,你还对那个贱人念念不忘么?他把你害成这样,绝对不可以轻饶了他。”皇贵君的声音很尖锐。

    “父亲,既然叶枯是儿臣的侍郎,无论他犯什么错,都应该由儿臣亲自来审理,不是吗?何况儿臣也只是皮外伤,也许叶枯是无意的。还请母皇成全!”

    女皇看着傲雪,嘴角上扬,“既然如此,朕恩准了!”

    皇贵君看了看女皇,又看看傲雪,只得拉着脸说:“随便你了,你总是这么宠爱他,这样会宠坏他的。”

    南宫傲雪轻笑,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男人本来就是用来的宠爱的不是吗?”

    “哈哈哈哈……说的好,朕的女儿果然不一样,很有女子风范,不过有时候也不能太心软知道吗?”

    “是,谨遵母皇教诲!”南宫傲雪笑的很妩媚,谁让她是交际花,最擅长的就是伪装。

    南宫傲雪站在铜镜前,宫人们低着头小心的为她打理着衣服,穿戴完毕后,很有秩序的退到一边,南宫傲雪一甩锦袍衣袖,嘴角扬起高傲的笑,大有凤舞九天的感觉。

    “启禀九殿下,叶枯少爷带到了!”一个宫婢走进来说。

    “带他进来吧!”

    一个清瘦的男孩随后被带进大殿,他披着一头凌乱的长发,遍体鳞伤、血迹斑斑,很明显是刚被用刑了,他每走一步,脚下的锁链都发出刺耳的声音。南宫傲雪转过身,打量着眼前这个比她足高一头的男孩,“你们都下去吧!”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