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不锈钢钣金加工  网带流水线  脱漆剂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  电器绝缘硅脂  科格思除尘器滤袋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  防卡膏  设备钣金加工  流水线改造 

不知道那个许麟现在是怎么模样?刚才看他鬼头鬼脑的模样

   日期:2020-09-14     浏览:5    评论:0    
核心提示:许浩博有些郁闷地离开了,他是真的不想许紫烟去冒险,可是要说不服许紫烟,只有趁着夜色,沉着脸离开了。不过他走着走着,心里
  许浩博有些郁闷地离开了,他是真的不想许紫烟去冒险,可是要说不服许紫烟,只有趁着夜色,沉着脸离开了。不过他走着走着,心里又高兴了起来。因为他想到,这样的许紫烟才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一个修炼天才不仅要有修炼的天赋,还要有一颗坚定的心。

    第二天,清晨。

    许紫烟打开房门,便看到了门外整齐地站着十九个人,正是那十九个新进弟子。许紫烟目光在每个人的身上扫视了一眼,看到每个人的脸色虽然有些憔悴,一看就是昨夜没有睡好,但是每个人的目光中都透露着坚定。

    许紫烟满意地点了点头,坚定地挥了挥手道:“出发!”

    许氏家族的中央广场上,许浩量正站在高台上做着总动员,手舞足蹈,声情并茂。许紫烟带着那十九个新进弟子,站在外堂弟子的后面。她装似恭谨地听着,一双眼睛却是在四下乱扫。只见在广场的最前面站在二伯许浩博,四伯许浩渺,还有几个年龄大的人,想是都是自己的叔叔伯伯。

    因为都是面朝着高天,许紫烟看不到那些叔叔伯伯的面孔,不过用脚趾头想,一定也是一脸的不爽。目光又朝着广场上弟子扫去,看到一个个弟子,不管是内堂的还是外堂的,都一脸严肃,肃手而立。

    突然,许紫烟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笑意,因为他在内堂的队伍中看到了许麟。此时许麟身体站得笔直,但是一双眼睛却很不老实,滴溜溜乱转。两个人四目相对,许麟突然一愣,紧接着两个人彼此会心一笑。

    两个人的目光一碰即收,像没有事情一般地往高台上看了一眼,看到许浩量还在那里不停地说着,两个人便又将目光四下偷偷地张望了起来。看了一圈,许紫烟便感到了无趣,那些弟子一个个像木头人一般站在那里,脸上除了严肃,再也没有丝毫其他的表情。

    目光从一排弟子的身上掠过,心中想,不知道那个许麟现在是怎么模样?刚才看他鬼头鬼脑的模样,真是好笑。目光不由又朝着许麟的方向看去,许紫烟不禁吓了一跳,只见到许麟正在大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自己。

    看到许紫烟向他望过来,许麟冲她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鬼脸。许紫烟忍不住差点儿笑出口,强忍着笑意,冲他瞪了一眼,然后向着高台上正在讲话的许浩量努了努嘴。

    许麟一脸无所谓地悄悄耸了耸肩,用手指偷偷地指了指许紫烟,意思是你不是也一样没听吗?干嘛说我?

    许紫烟皱了皱眉,心道,那天看到他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没有想到这么顽皮。于是,许紫烟的心中便兴起了作弄之意,便微微地蹲低了身子,掩藏在前排人的身后,让高台上的许浩量看不到自己。然后微微地转过头,紧紧地盯着许麟不放。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