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科格思除尘器滤袋  不锈钢钣金加工  流水线改造  二氧化碳爆破设备  电器绝缘硅脂  脱漆剂  干粉灭火器灌装机  设备钣金加工  网带流水线  换热机组 

呵斥的话刚冒出嘴就被刚进大厅便被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人给怔住了

   日期:2020-05-06     浏览:3    评论:0    
核心提示:主子,下午玉贵人设宴请西宫所有公子赏樱,主子想穿什么衣服?昨晚服侍冷辉的小太监低声问道,头低低的,微微弯着腰,丝毫不敢对
 “主子,下午玉贵人设宴请西宫所有公子赏樱,主子想穿什么衣服?”昨晚服侍冷辉的小太监低声问道,头低低的,微微弯着腰,丝毫不敢对上冷辉的眼睛。

    冷辉径自用完早膳,优雅的用白帕擦完嘴,才淡淡说了两个字,“不去。”

    “可......”小太监犹豫着,还是大着胆子道:“主子,玉贵人正值圣宠,得罪了......”

    冷辉悠悠抬眼,似笑非笑,小太监瞬间白了脸,扑通一声跪地上,瑟瑟发抖。冷辉觉得无趣,这皇宫无趣至极!跟他前世的后院差不多,男人、女人,不过都是玩具,什么东宫西宫,宠与不宠,都是虚妄!他冷辉不屑更加不可能跟他们一样!

    冷辉知道,他的身份和这西宫里的其他侍宠是不太一样的,之所以说不太一样,是因为尽管身份不一样,但做的事是一样的。冷辉是昭越国东边凉国的七皇子,是交换过来的质子,和冷辉一样的还有几个其他国家交换来的质子和十多个附属小国送来的质子,其他的就都是真正的侍宠了。虽然身份不太一样,但安排在西宫,他们的另外一个作用不言而喻。不过冷辉并不在乎这具身体以前如何,他只知道,今后的路是他自己走出来的。

    小太监说的那个玉贵人便是其中一小国的皇子,这些皇子从小被圈养,早已经失去了皇子该有的尊严和骄傲,只知比那羽毛丰丽,忘了雄鹰翱翔九天的霸气和潇洒。

    冷辉当然是不可能去参加那什么赏樱宴,而是又跳上院子里的大树上,和世界的意志、沟通驯服,积蓄力量,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离开这无聊的地方了。

    “听说澜公子病了,本宫和众位弟弟过来看看。”清冷的素人苑突然间涌进好多漂亮的少年,树上的冷辉微微张开眼,淡淡看着,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

    一屋子的奴才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领头的小太监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冷辉所在的大树,额头上冷汗直冒。

    “玉贵人,主子歇下了。”

    “是么?”艳丽的少年冷冷一笑,“他是歇下了,还是瞧不起本宫,不屑赴本宫的宴啊!”少年从未想过原来懦弱的莫澜敢拒绝他的约请,

    所以少年此时真的认为冷辉是病了,他来只不过是想欺负欺负人,打发打发时间,给自己找点乐子而已。可以肆意欺负的莫澜,软弱的连告状都不会,怪不得半年都未能见帝面,说不定陛下早就忘了这个人了吧,哈哈!

    小太监死死趴在地上,不停的讨饶,请玉贵人饶恕他家主子,冷辉坐在树干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专门来找茬的少年可不会理会一帮奴才,狠狠训斥了几声,就带着一群色彩艳丽的少年大摇大摆的进了屋内。小太监顿时摊在地上,求救的看向树上的冷辉。

    冷辉勾了勾嘴角,轻盈的跳下树。

    “你们这帮奴才,好大的胆子!竟敢.......”玉贵人气冲冲的走出卧室,里面哪有人,这帮奴才竟然敢骗他!呵斥的话刚冒出嘴就被刚进大厅便被悠闲的坐在椅子上喝茶的人给怔住了。人还是那个人,但玉贵人敏锐的察觉哪里不一样了,以前的莫澜可不敢在他面前这般悠然的品茗。以前的莫澜甚至连在他面前抬头的勇气都没有,永远都是瑟缩着,好像见不得光一样。“你、你......莫澜,你架子到大了啊!”玉贵人定了定神,昂首挺胸,他有陛下的宠爱,你莫澜再变也别妄想骑在我头上!“见到本宫还不快下跪迎接!”

    冷辉大拇指和中指夹着紫砂杯子,悠悠转一圈,良久,在玉贵人气的脸色发白的时候才淡淡开口道:“没用的东西,连一帮垃圾都看不住。”

    站在冷辉身后服侍的奴才们立刻惨白着脸跪下,唯有那个小太监还有一点勇气,急急忙忙冲到玉贵人跟前,做出送客的手势,“玉贵人,请!”

    玉贵人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他刚才听到了什么?垃圾?莫澜竟然敢说他是垃圾!

    “好!好你个莫澜,你等着!”玉贵人一甩长袖,怒气冲冲而回。

    冷辉起身,瞄了眼跪在地上的奴才们,再看一眼卧室,微微皱眉,“把寝室里的东西都换掉。”冷辉有精神洁癖,卧室是他最**的地方,就算是打扫太监也只能每日清晨进来。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